柴燒建盞

新聞分類

紫砂壺竟然有這麽多“曾用名”!

發布日期: 2019-03-25 作者: 點擊:

早記載紫砂陶器茶事的要數屠隆作於1590年的《茶說》,其後許次紓於1597年在《茶疏》上說:“近日饒州所造,極不堪用,往時龔春茶壺,近日時大彬所製,大為時人寶惜。”記下了茶人、文人發現紫砂陶壺“宜於茶性”的特質。

從那以後,500年來紫砂陶壺一直沒有統一的稱謂。“500年起個名”,或“紫砂為何姓紫”中曾記下一些紫砂陶壺的“老名”,或者說“小名、乳名”。

紫砂一詞早出自詩人徐渭。明代的書畫大家徐渭(1521——1593)曾有一些詩寫了“紫砂”一詞。如,“青箸舊封題穀雨,紫砂新罐買宜興”、“何用迢迢三百裏,紫砂盆去買宜興”等,徐渭指的是茶葉罐,而不是說紫砂壺。其後的文獻周高起的《陽羨茗壺係》及其之後300年罕見用“紫砂”的詞匯。

在著作中記載紫砂陶茶葉罐早於“紫砂茶壺”,有紀年的是1590年屠隆的《茶說》和《考槃餘事》。

明代作家屠隆的描述。屠隆(1541——1605)是明代戲劇家、文學家。他作為作家接觸廣、視野寬,且著作多。明萬曆年18年即1590年作的《茶說》,在《藏茶》一章記載:

“------又買宜興新製大罌,可容茶十斤以上,洗淨焙幹所用-------用時以新燥宜興小瓶取出,約可受四五兩”。

又在《擇器》一章裏說:“------金銀為優,貧賤者不能具,則瓷石有足取焉-----無釉瓦瓶,滲水而且有土氣,用以煉火飲之,逾時惡氣纏口而不得去,亦不必與猥人俗輩言也。”

他還寫了以談家俱為主的《考槃餘事》。在這部書中,他記載了文房用品多達40餘件,其中介紹了紫砂茶罐。在卷三的《茶箋》中有:紫砂茶罐“寬大厚實者,貯芽茶乃久久如新,而不減香氣。”

 瓦瓶 

“近日小技者尤多,然皆吳人。瓦瓶如龔春、時大彬,價至二三千錢。龔春尤稱難得,黃質而膩,光華若玉。”——《袁中郎隨筆》雜著卷·時尚。

 甌注 

“近日饒州所造,極不堪用。往時龔春茶壺,近日時彬所製,大為時人寶惜。”——明·許次紓1597年著《茶疏》。饒州,即景德鎮地區,這裏說“極不堪用”不是其色其型,而是指泡茶功能不如“大而不雅”的紫砂壺。

 陽羨茗壺 

明周高起1644年著《陽羨茗壺係》,是目前已知的較早一本關於宜興紫砂壺的專著。書中對紫砂壺的創始、源流、名家、派別等進行了論述。——《紫砂古籍今譯》

 宜興罐、砂罐 

“宜興罐,以龔春為上,時大彬次之,陳用卿又次之。錫注,以王元吉為上,歸懋德次之。夫砂罐,砂也;錫注,錫也。器方脫手,而一罐一注價五六金,則是砂與錫與價,其輕重正相等焉,豈非怪事!·——明·張岱著《陶庵夢億》卷二·砂罐錫注。

 荊溪壺 

“茶疏煮,速如風雨。導至一室,明窗淨幾,荊溪壺、成宣窯磁甌十餘種,皆精絕……”——明·張岱著《陶庵夢億》卷三·閔老子茶。

 宜興紫砂陶 

作為專用名詞“宜興紫砂陶傳統技藝”,於2006年列入“非遺名錄”。

 宜興紫砂壺 

作為“官方命名”應是2007年出版的《宜興紫砂陶》,才在600年曆史上給“紫砂壺”入了“正冊”,也才有了“統一”的稱謂。

2014年,作家蔣巍陪同公安部訪問葛盛陶莊,本土作家徐風作陪,公安部文聯盛清憲、河南廣電局張海容等齊聚陶莊,藝談甚歡之下,在陶胚上刻下了“世界是隻有一把紫砂壺,她的名字叫宜興”這句讚美詞,從此宜興紫砂壺的名字廣為流傳。

紫砂茶壺

本文網址: http://www.johnmdaley.com/news/400.html

關鍵詞: 紫砂陶器,宜興紫砂壺,紫砂茶壺

最近瀏覽:

相關產品:

相關新聞: